并对之进行反思和批判进而提升自身的认识

2020-05-13 19:54

1.对阅读目的与媒介素养的关系的分析表1可以看出,以除休闲娱乐外的三种目的进行碎片化阅读的频率与受众理解信息、负责任地发布信息都呈正相关。而在判断信息和批判反思信息方面,经常以休闲娱乐为目的进行碎片化阅读的人不会经常反思信息的可靠性以及对信息进行批判,而比较显著性系数的大小,可以发现,经常以专题研究和学习积累为目的进行碎片化阅读的人则会更经常地判断信息的可靠性和批判信息。所以,假设h1部分成立。综上,可以发现,把握热点型、学习积累型和专题研究型的碎片化阅读对与提升媒介素养有一定的帮助,而且专题研究型和学习积累型碎片化阅读对媒介素养培育的帮助最显著。而正如张克永所说:“泛娱乐化碎片充斥网络的同时也容易造成信息噪音,导致学习者迷航,学习者在网络碎片化学习中的去芜存真能力面临考验。”[9]在休闲娱乐型碎片化阅读中,受众容易沉迷其中,导致思维能力下降,不假思索地就相信了一些言论。2.对阅读方式与媒介素养的分析碎片化阅读的方式与阅读目的一样,是本次研究的重点。而对其进行相关性分析,结果如表2所示:从数据来看,精读、略读与全读都能使读者较好地理解信息,并使其经常判断信息的可靠性以及负责任地发布信息,而且精读的效果相对较好。而在筛选信息的能力方面,四项都与媒介素养呈负相关,本文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在碎片化阅读中,面对海量的碎片化信息,很难把握重点。在对信息的批判反思方面,精读和全读与之呈正相关,而略读与之呈显著负相关。所以假设h2部分成立。结合上述分析,可以看出,精读对与媒介素养的提升帮助最大,全读也有一定帮助,跳读对媒介素养的影响在本次研究中体现的不明显,但略读对媒介素养的培育有可能是有害的。正如陈奕和凌梦丹所认为:“在碎片化阅读中,快速接受大量信息会导致注意力的分散,浅层次接受信息会导致思维积极性的下降。”[10]在本次研究中,包含有接受大量浅层次信息的略读容易导致注意力的分散进而无法较好地筛选信息,而且也难以养成批判性思维。3.对假设h3的检验互动性作为新媒体下碎片化阅读的一个重要特征,其与媒介素养的相关性如表3所示:由表3可以看出,三项互动行为均与媒介素养具有显著的相关关系,而阅读他人评论则与媒介素养的相关性最大,这可能是因为网络评论中的一些相反的观点以及网民之间的互相批判可以引发受众的独立思考,进而更加谨慎地判断和发布信息。而其余两项行为主要与媒介素养的信息生产素养方面相关,所以假设h3部分成立。

根据上述分析,总的来说,碎片化阅读有利于培育公众的媒介素养,但进行碎片化阅读的目的和方式的选择很重要。回顾上文提到的学者们对碎片化阅读的批判,可以发现,其实他们批判的主要是休闲娱乐型的碎片化阅读以及以略读的方式进行的碎片化阅读。而本文区分了以不同目的和不同方式进行的碎片化阅读,并发现除了休闲娱乐型碎片化阅读以及以略读的方式进行的碎片化阅读外,其他的碎片化阅读对公众媒介素养的培育都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所以,本文认为,面对碎片化时代的潮流,我们应该坚持以学习和探究为目的的碎片化阅读,并注意采取适当的阅读方式,最好使用精读的方式,这样才能更好地提升我们的媒介素养。但本文也认为,不应当过分排斥休闲娱乐型的碎片化阅读以及以略读的方式进行的碎片化阅读,因为休闲娱乐型的碎片化阅读可以帮助我们放松身心、缓解压力,而在时间不充裕或信息不太重要的时候使用略读也不失为一种选择。随着新媒体的互动性的重要性逐步体现,碎片化阅读的互动性的作用也在凸显。在本次研究中,可以发现,各种互动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都是有利于公众媒介素养的培育,尤其是受众的信息消费素养的培育。正如前文所述,碎片化阅读的互动性和开放性为广大网民展示自己的观点提供了平台,也使人们能够更加简便地了解他人的观点,给人们的相互交流提供了条件。运用这些资源,我们可以了解、学习到各种各样的观点,并对之进行反思和批判进而提升自身的认识。但我们也要谨慎对待这种互动带来的消极影响,它仅能作为提升媒介素养的辅助手段,不能取代基础性的媒介素养教育的地位。

1.媒介素养的概念目前,国内外学术界对媒介素养的定义也没有达成一致,但不可否认的是,媒介素养的内涵十分广泛,涉及到了许多领域,新媒体下的媒介素养也与传统的媒介素养有所不同。本文采用王莲华对媒介素养的定义:“媒介素养是人们面对新媒体各种信息时的选择能力、理解能力、质疑能力、评估能力、创造和制作能力、思辩的反应能力,以及使媒介信息为个人生活、社会发展所用的能力。”[6]2.媒介素养的结构彭兰认为“媒介素养有三种,分别为公众媒介素养、传媒业者媒介素养以及政府机构与官员媒介素养”。[7]本文主要研究的是公众的媒介素养,公众的媒介素养又包括:“媒介使用素养、信息消费素养、信息生产素养、社会交往素养、社会协作素养和社会参与素养”[8]。而在信息传播中,信息的生产与消费相对于其他方面来说,具有基础性地位,且这两方面与媒介素养的定义相关性较大,所以本文将主要研究信息消费素养、信息生产素养。信息消费素养指的是公众筛选有效信息、理解信息内容、判断信息质量以及对信息进行批判和反思的能力。信息生产素养指的是公众负责任地发布信息和负责任地进行信息再传播的能力。

1.碎片化阅读的概念对于碎片化阅读的定义,学术界还没有达成共识。回顾早期文献,可以发现:“‘碎片化’一词最早出现于后现代主义的相关研究中,其本义是完整的东西被破碎成诸多零片。”[1]而目前对碎片化阅读的定义大致都强调其阅读载体、阅读平台以及阅读时间,如:“碎片化阅读,是指利用生活中的碎片时间,依赖于对互联网的使用,通过手机、电脑等终端设备对微博、微信等内容进行的不完整的、断断续续的阅读。”[2]但本文认为新媒体下的碎片化阅读的根本特点不仅是接受信息的碎片化、阅读时间的碎片化或者阅读的非体系化,因为在传统阅读中,报纸、杂志中的短篇文章同样可以具有这几个特点。而传统阅读与电子阅读的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阅读载体和阅读平台的不同,新的阅读载体和阅读平台为个人传播信息提供了条件,使得“在社会媒体化时代,受众不仅是消费者,更是内容的一种生产者”[3],而“新媒体环境中的阅读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它的互动性”[4],所以新媒体下的碎片化阅读并不仅仅是一种阅读方式,它还包括了受众在阅读的过程中在碎片化阅读平台上反馈信息、评论、转发等一系列互动行为,因为这种互动行为的内容可能会成为其他人阅读的内容,而读者对阅读内容的理解也可能会受到互动行为的影响,所以,本文认为这种互动行为是碎片化阅读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应当在定义中体现。因此,本文对新媒体下碎片化阅读的定义是:新媒体下的碎片化阅读是指利用碎片时间,依赖于对互联网的使用,并通过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对微博、微信等阅读平台中的零碎的内容进行的不完整的、断断续续的阅读,及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或阅读后在阅读平台上进行的一系列互动行为。为了简便,下文用“碎片化阅读”代指“新媒体下的碎片化阅读”。2.碎片化阅读的分类碎片化阅读由于阅读平台的不同、阅读内容的不同、阅读载体的不同等,会有诸多不同的分类方式。而基于阅读学的相关理论,本文根据进行碎片化阅读的目的不同,将碎片化阅读分成类:休闲娱乐型、专题研究型、学习积累型、把握热点型。具体内容如下:休闲娱乐型指为了娱乐身心、打发时间而进行的碎片化阅读;专题研究型指为了获取某个特定的信息而进行的碎片化阅读;学习积累型指以学习、积累知识为目的,但又没有特定目标信息的碎片化阅读;把握热点型指为了了解社会上的热点事件、自己身边发生的事和亲朋好友的动态而进行的碎片化阅读。这四个方面的划分并不是绝对的,它们在同一阅读过程中经常出现相交而一些较特殊的情况如:审美性阅读、创造性阅读等,本文不做讨论。3.进行碎片化阅读的方式曾祥芹等人曾在《阅读学原理》中指出“阅读的方式主要有:默读和朗读、精读和略读、全读和跳读、慢读和快读、个体阅读和群体阅读等。”[5]本文根据碎片化阅读的特点,并结合本次研究的需要,主要研究的碎片化阅读的方式有:精读、略读、全读、跳读。精读指的是逐字逐句仔细地阅读,略读指的是快速地扫描式阅读,全读指的是全文阅读,跳读指的是挑选自己感兴趣的部分阅读。